园区法院关于知识产权商业维权案件的调研报告

一、商业维权案件审理基本情况及特点

2010年至2012年,园区法院共审结知识产权民事案件542件(2010年50件、2011年157件、2012年335件),其中商业维权案件为501件,占结案总数的92.4%。(详见附表)

表一:2010年度商业维权案件统计表

序号

原告名称

案件类型

数量

结案方式

判决

调解

撤诉

1

北京网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

侵犯著作财产权纠纷

4

4

2

华盖创意(北京)图像技术有限公司

侵犯著作财产权纠纷

4

4

3

北京视渠时代科技有限公司

侵犯著作财产权纠纷

4

2

2

4

北京无线星空音乐有限公司

侵犯著作财产权纠纷

4

4

5

北京妙思文化传播有限公司

侵犯著作财产权纠纷

8

2

6

6

北京星空在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

侵犯著作财产权纠纷

20

1

19

44

3

2

39

 

 

表二:2011年度商业维权案件统计表

序号

原告名称

案件类型

数量

结案方式

判决

调解

撤诉

1

广东欧珀移动通信有限公司

商标侵权纠纷

3

2

1

2

北京视渠时代科技有限公司

侵犯著作财产权纠纷

3

2

1

3

北京盛世骄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

侵犯著作财产权纠纷

3

3

4

北京中文在线文化发展有限公司

侵犯著作财产权纠纷

4

4

5

广东原创动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

侵犯著作财产权纠纷

4

4

6

北京星空在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

侵犯著作财产权纠纷

9

3

6

7

华盖创意(北京)图像技术有限公司

侵犯著作财产权纠纷

12

2

6

4

8

北京妙思文化传播有限公司

侵犯著作财产权纠纷

37

5

1

31

9

北京网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

侵犯著作财产权纠纷

55

55

130

16

9

105

 

 

 

表三:2013年度商业维权案件统计表

序号

原告名称

案件类型

数量

结案方式

判决

调解

撤诉

1

四川绵竹剑南春酒厂有限公司

商标侵权纠纷

2

1

1

2

上海汇德利文化用品有限公司上海复写纸厂

商标侵权纠纷

2

1

1

3

北京视渠时代科技有限公司

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

2

2

4

北京妙思文化传播有限公司

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

5

5

5

重庆金盾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

侵犯著作财产权纠纷

7

3

4

6

上海红双喜股份有限公司

商标侵权纠纷

10

4

6

7

广州市锐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

侵犯著作财产权纠纷

10

7

3

8

北京中文在线文化发展有限公司

侵犯著作财产权纠纷

11

11

9

北京星空在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

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

11

2

9

10

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

侵犯著作财产权纠纷

51

12

39

11

王海成

侵犯著作财产权纠纷

54

27

27

12

北京天语同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

侵犯著作财产权纠纷

52

3

17

32

13

北京网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

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

110

16

94

327

3

90

234

 

 

 

商业维权类案件审理的特点表现在:

1、调撤率高。2010年至2012年,调解结案99件,撤诉378件,调撤率达95.2%。

2、原告胜诉比例高。2010年至2012年,判决、调解结案均为确认被告侵权,并赔偿相应款项;撤诉结案的,多数系双方和解并自行履行赔偿款;11件系原告出于诉讼策略考虑撤诉,23件系因被告下落不明,原告基于诉讼成本考虑撤诉。

3、整体裁判调解尺度偏低,且逐年有所下调。

2010年,网吧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案件,每部影视作品的裁判调解金额为2900-4750元。

2011年,网吧类案件,每部影视作品的裁判调解金额为3100-4000元;KTV侵犯著作权案,每首音乐作品为2500-3000元;侵犯图片作品著作权案,每张图片3000—4000元。

2012年,网吧类案件,每部影视作品的调解赔偿金额为400-1100元;KTV侵犯著作权案,每首音乐作品为300-1200元(大多数为300元);侵犯图片作品著作权案,每张图片1800—4000元。

二、存在问题

1、维权效果差,多为治标不治本,重复诉讼多,司法资源浪费严重。目前商业维权案件的被告往往是各种侵权产品的零售终端或使用者(如各小型超市、网吧、KTV等微小经营实体),而非侵权产品的生产商或批发商,这在客观上造成了诉讼维权的针对性不强,效率低且经济成本高。其原因在于:第一,权利人与商业维权人的目标不一致,权利人的目标一般在于保护知识产权,打击侵权,而商业维权人的目标在于利润的最大化,保护知识产权只是副产品。在此情况下,商业维权人往往更乐于选择更多的主体起诉,广种薄收,以获取相对更多的赔偿款。第二,法院对侵权产品生产商或批发商的打击力度不大,裁判尺度偏低,无法通过经济手段引导商业维权人选择最佳维权对象。第三,对侵权产品生产者和批发商维权取证的难度大,风险高、成本亦相对更高。

2、原被告诉讼能力不对等,无法形成有效对抗。商业维权人以维权诉讼为职业,一般诉讼能力都较强;而作为被告的维权对象多为个体业主,因个案诉讼金额小,一般不委托律师,故诉讼能力相对较差。在此类案件中,商业维权人的胜诉率极高,这既有侵权客观存在的原因,也有双方诉讼能力不对等的原因。

3、商业维权案件中委托代理人的资格审查存在问题。

商业维权案件多由维权人的员工充任案件委托代理人,《民诉法》规定:公民代理必须为当事人的近亲属或工作人员,或者当事人所在社区、单位以及有关社会团体推荐的公民。如果严格执行,非律师商业维权机构工作人员代理将不符合公民代理的条件。

4、商业维权案件成为知识产权案件的主流,所涉行业多属低端,裁判金额小,通过媒体广泛宣传,使得社会对知识产权审判的社会评价有所下降。

三、对策建议

1、加大对直接侵权者打击力度。对于侵权产品或服务的提供者要加大司法打击力度,提高裁判尺度。这样,有利于提高商业维权的效费比,进而从经济上引导权利人直接起诉侵权者,减少诉讼资源的浪费。

2、以零售终端或侵权产品使用者为维权对象的,要体现适度保护原则。权利人知识产权的经济价值是固定的,其许可使用产品的市场容量也是有限的,因此,当维权人选择大面积起诉时,个案裁判的金额必须要考虑案件数量,通常应呈反比关系。

3、对多次侵权或具有其他恶劣情节的侵权人,可采取民事制裁措施。我国知识产权裁判目前仍是以填平为原则,不支持惩罚性赔偿,在此情况下,法院可以在法律规定范围内使用罚款、拘留等民事制裁措施,对恶意侵权人予以惩处。这样,一方面可以制裁侵权;另一方面,不至于因裁判金额过高,而鼓励大面积商业维权诉讼的产生。

 



苏州工业园区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公共服务平台 苏ICP备 13043457号

版权所有 © 2014 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

联系电话:0512-66603707

信息产业部备案管理系统网址 www.miitbeian.gov.cn